空氣裡已漸漸沁出些許涼意,晚來少了燥熱,無來由的煩悶,在長長透出一口氣後,竟有了舒爽的味道。

我素來不喜熱鬧,尤其在這燈火通明,夜比白晝更美麗華導遊喧囂的城市。於是我選擇了背離城市的燈火,向隱藏在幽深寂靜的黑暗裡走去。或許,走進深處,我會看到純粹的月光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竟然有了迷失的感覺,心卻在暗暗竊喜。隱隱地,我似乎聽到了蟲鳴,可能是一隻不甘寂寞的蟋蟀吧,在城市的邊緣徘徊。我想,它應該是禁不住這奢華浮誇的誘惑了,卻不敢靠近,怕未知的世界裡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我不禁莞爾,為自己荒唐的想法偷笑。

臨近中秋,在這幽暗的夜裡,回過頭,城市的燈火已玻璃屋成為背景,在隱隱的月光中,我看見了一條河堤出現在眼前,不知不覺,我來到了漢江邊。

翻過河堤,我頓時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了,一匹白練仿佛橫亙在天際,點點月輝灑落其中,泛著銀質的光芒,在這月夜的天空裡,緩緩流淌,像一條銀龍淩空而舞。我油然升起了敬畏,為大自然造物的神奇。我堅信,眼前的這條河是有生命力的,這沿岸的叢林,還有在叢林裡歡唱的蟋蟀和它的小夥伴們,還有我,還有遠處城市的煙火,都是因他而生,為他而存。

一輪彎月淡淡地掛在空中,幾縷雲絲悠然地遊過她的船河臉頰,濕潤的河風吹得白楊獵獵作響,我走向河邊,有幾個小黑點迎面而來,那是已厭倦風塵的白楊葉,以歡快的舞姿踏上了歸家的旅程。一如我正走向我的母親河,在這個出塵寧靜的夜晚,用靈魂對她喃喃低語。

我忽然想起那只不甘寂寞的蟋蟀,它覬覦人間的浮華,卻遲遲不敢踏入那喧囂的燈火,輾轉兩難間,不斷在城市的邊緣遊走。它害怕失去什麼,又得到了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