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流年不再,待繁華散去,是否記得年輕時陪自己淋過雨的那個人?曾經我與你一起淋過了青春的這場雨,感冒過後,我們開始的愛情終歸何處?

——題記

窗外風起了,雨開始滴答滴答地落了,那時候的我總是矯情地投向你的懷抱中,或許這是一種愛的習慣,喜歡聆聽你心房的聲音,感受你手心的溫度,在那些有你的陰冷的雨天裡,心中似乎多了一絲暖意。

回首時光的長廊,曾幾何時我與你相識在雨天,我們的愛猶如那美麗華領隊朦朧的細雨這般纏綿不已,我多想它一直下個不停,我多想它能夠延續,這樣我們就還可以繼續走下去。

依稀記得,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雨過天晴的午後,我說雨停了,你不能再陪我淋雨了,你摸摸我的頭溫柔地說,這場雨停了,還有下一場雨呢!

奈何上天總是喜歡作弄人,雨說來就來,說不來就不來,終於,當下一場雨悄然降臨時候,陪我淋雨的人已經不再是你了。

曾經,我們于雨天相識,如今,我們于雨天相離。

當窗外風又起了,雨開始兇猛地刮,刮起我心底曾經做過的夢和你給過的痛,終於,風消了,雨停了,我開始躲在房子的最角落裡獨自一人哭泣,如今陪伴自己的只有渲染傷感的空氣和無盡的孤寂和落寞。

自你走後的那一天起,我的世界開始變得暗沉。晴天變陰天,陰天變雨天,雨天偏偏最纏綿,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將我的心房吹得七零八碎,任憑我怎樣努力都拼湊不起當初的微笑樣子。我想念你的臉,我想念你的溫柔,至今,你手心的溫度依然停留在我的心中,只是它再也給不了我暖意,有的只是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美麗華領隊的回憶而已。

愛的時候朦朧,不愛的時候卻假裝不了從容。那一天看著你逐漸遠去朦朧的背影,我亦決意轉身離去,或許是不想身邊再有一絲關於你的回憶,或許是我自己太不爭氣選擇了逃離這座城,只為忘記你這個念念不忘的人。

我以為你可以走得很灑脫,我也可以走得很從容,只是離開你,我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是那麼愛你,那麼想你。在這場愛情的 角逐中,我承認我輸了,我敗了,輸得那麼竭斯底裡,敗得那麼一塌糊塗,我輸給的敗給的不是你,一切都源自一個“愛”字。曾幾何時,我用盡全部的力氣去愛 你,最後換來的卻是你的不珍惜,我想我也絕不會選擇與你誓死相隨,愛淡了,情滅了,愛情就變味了。或許,現在的我還是喜歡著你,只是少了當初那份非得要在 一起的執著吧!

原來,一場愛的遇見,開始和結局同樣的重要,只是結局遠比開始的美麗華領隊時候重要得多,開始再唯美,結局是分開的,也不過是一場遊戲一場夢。如若,最後可以 與你一起廝守終老,哪怕開始再坎坷,再曲折,想想也是美事一樁。偏偏紅塵喜歡作弄人,我來不及說句謝謝你的愛,你就已經悄然地離開,你不動聲色的再見惹來 了我牽腸掛肚的思念。原來,有些愛真的容不得我們說一句再見,就已經在漸行漸遠中陌路了。

一段好的感情, 不是我們從最初的無話可說到現在的無話不說,恰恰相反的是,和你從最初走到現在,就算有一天我們就站在彼此的面前不說話,也不會覺得尷尬。愛情,它從來都 是兩個人的戲份,結局是美好是遺憾,全由我們自己一起去演繹。開始的時候我們是兩情相悅,到頭來,結局要麼皆大歡喜,要麼相互離棄,我們的愛情掌握在自己 的手裡。

當年歲漸老,當青春不再,我們在歲月的跨越下不知錯過了多少的芳華,也不知荒蕪了多少的美好時光,僅僅是一刻的分離,早已是另一時空的天荒地老了,而這相隔的時空,是你我從此不能跨越愛的防線。

或許,每一個人都有一段說不出忘不了的過去,因為記憶的深處藏著自己不願提及的傷心往事,它是曾經留下不能治癒的歲月傷痕,任何一個不經意的觸動,傷口就裂開了。

如果我們沒有開始,是不是就沒有結局的殘酷?如果我們沒有遇見,是不是就不用說再見?只是,如果有如果,我希望我們初遇的那一天能放到最後,至少這樣,我們還有走到最後的可能。

淋了這場青春的雨,感冒過後,愛情早已悄然走遠。在那個懵懂的年歲裡陪自己一起淋雨的那個人,如今你身處何方?或許我們依然近在咫尺,卻早已形同陌路;或許我們早已相忘江湖,惟願彼此各自安好。

可是,這一次我能不能自私一回,如果可以,多年以後,我希望陪我淋雨的人依舊是那個當初的你,那個願意陪我走過漫長歲月的你。